银河官方网站平台

梅影(上)关于汉兵屯在轮台北的介绍

  二零一六年的七月,梅子刚从高铁下来,手机的屏闪就亮了起来,低头看了一眼,有些许犹豫,终是没有接起。

  对梅子而言出差已是家常便饭,经年累月的奔波于会议考察,辗转城市与城市之间,在一周时间内经历春夏秋冬的节气已不是什么稀奇事了。小巧的行李箱必须有变戏法的功能,能有不同的应对,还要精致妥帖,方便携带。职业的原因,梅子穿着干练,长发微卷自然垂肩,皮肤白皙,略施粉黛,知性稳重。

  N市的夏天,有着南方特有的闷热,扬手招了一辆出租车,去既定的酒店,因为与会的其他一些同行航班延误,乘坐高铁的梅子侥幸提前到,也有了独自安排小半天的空闲。N市梧桐都有百年的历史,它的树干舒展,尤若舞者的剪影,姿态曼妙挺拔,蓬勃的树冠透过的斑驳随着行进的车辆此起彼伏,仿佛隔绝了艳阳的只手遮天,又仿佛回放的老片多年后再次剪辑,总将幸福合辑,湿润着梅子的心。

  青山环绕的X市,如今有着夏都的美誉,而在八十年代却只知道用美,凉爽来表达。倚靠着南山的拥抱,w中红颜盛装依偎着蔚蓝的天空,拔地而起的参天杨枝繁叶茂仿若铠甲的士兵静静地守护着它,没有蝉鸣地骚扰,只有蝴蝶轻快地飞舞和偶尔做客的小麻雀,这一处位于教学楼的右侧,用于隔绝围栏外街道的嘈杂,是一处早读的好地方,梅子喜欢这里,放学后也会在这里打沙包之类地赖一会儿再回家。

  高三的学业明显紧张了不少,因为学校离家比较远,梅子很早就要起来,那挤得不能再挤的公交车左扭右扭地像一只食量惊人的大虫,挤扁过梅子的铝制饭盒,你完全可以看着这个“杰作”认识“X”尤其到了冬天,庞大的身体溜冰似地划过结冰的地面,一线的食物跟着摇摆,想要早点到家就成了天大的愿望。日子一天又一天就这样在繁忙中度过,大家都是一副睡不醒的迷糊状,每天的卷子像雪片,化了一片还会飞来一片,感情甚笃地样子,没有丝毫拒绝的理由。

  夏天的教室里充满了奇怪的味道,一节课连着一节课总也到不了头,“同学们,占用五分钟时间”“同学们,坚持一下,打起精神”“同学们,你们没有多少时间了”“…”梅子只觉得自己像放在弹弓上的那个纸团被捏的喘不过气。尤其是下午的数学课,班主任总有办法从各种地方弄到天南海北的试卷,随堂的陌生卷对我们这个第一次带高三的班主任也会尴尬,但她有神兵救驾,小狼同学听课的标准姿势一向是面朝窗外沉思状,却一定会在搞清状况后顺利解出答案,土狗同学会端正些,但是也是个厉害的主,眼皮一翻,答案也会自动生成。“同学们,看到了吗?要动脑子。听到吗?”而每当这个时候,乔阳就会用手肘碰一下梅子,一脸坏笑。乔阳是个大个子男孩,四方的国字脸上架着一副黑框的眼镜,分开来看,五官并不好看,合起来看却是斯文中带着一丝霸道,下颌有些小小的绒须,皮肤上鲜有青春痘的痕迹,干净清爽。梅子也觉得好笑,怼开他肥肥的胳膊继续做笔记。

  “小姐,到了。”梅子一个激灵“哦,谢谢师傅!”付了钱下车,司机顺溜了下一单生意,梅子的手机又开始频闪,两个熟悉而陌生的字卯足了劲不停地闪烁。但是这两个字告诉她,记忆深处落下的伤痕多少年都不会安然,她依然清晰地记得。有人说过时间是淡忘一切的良药,人们会自动删减留下美好的记忆,可梅子知道,一切都不会变, 最痛的只是尘封在了记忆的深处,Del键清除不了硬盘的划痕。

  梅子想挂断,扫了一下,却通了。一个磁性的男声:“喂,梅子吗?你到N市了吗?你在哪里?我可以见你吗?”自从萧一通风报信,获得梅子的行程中会经过自己所在的城市,乔阳就欣喜万分,夹杂着愧疚,期待,二十年时常浮起的思念,乔阳疯了一样想见到梅子,他连珠炮地发问,不想给梅子拒绝的机会。梅子知道,是逃不掉的,见吧,这座城还欠自己一个破折号,也许是到了再见的时候了。

  十里秦淮,六朝古音,几度“烟笼寒水月笼沙,夜泊秦淮近酒家;商女不知王国恨,隔江犹唱后庭花。”王谢侯府,烙印明记的古城墙,一层层青苔烟熏的缭绕,悠悠十里,柔柳低拂,月光如注辉映灵动的河面,盈盈波光下古韵绵绵,微风河畔,水石轻扣,仿若芳华重现,袅袅古音不绝,梅子喜欢这秦淮的夜,喜欢坐在岸上静看船家的红灯笼穿梭往来。

  因为宾馆就在附近,梅子选了一家观赏位置极佳的,发了定位,茗了一口茶,眸子便如星辰般坠入了夜色。

  X市,终于挨到自修课,每天放学的时间已经快七点了,自修课格外珍贵,每个人都抓紧刷着作业。梅子的小蝌蚪字写得工整,所以做得也慢,就更是一言不发闷头写。九月一过,十月的秋风就会迅速吞没最后一丝夏日的气息,到了傍晚,已经秋凉袭来,阿嚏!阿嚏!阿嚏!梅子连着打了三个喷嚏。三感冒,梅子你不会是感冒了吧?嵇林转过头来关切地说,嵇林带着黄框的眼镜,头发微微自来卷,略黄,天生的小黄毛,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。还没等梅子开口,乔阳气呼呼地说:乌鸦嘴,一边去!瞪着那双聚焦的小眼睛,硬是把嵇林堵着转了回去。你怎么说话呢,梅子刚想理论,谁知道乔阳不服气地小声对梅子说。我就不许别人关心你,这小子我忍他很久了,你是我的,只准我关心你,我现在说的你都要记住。

  这个“无赖”胆子越来越大了,前一次在桌洞里抓着她的手不放,害得后桌的闵玉看见,有些日子没给好脸色,梅子知道闵玉是喜欢乔阳的,这家伙没准就是故意的。梅子气不打一处来,又发作不得,憋得小脸通红。

上一篇:戍楼西望烟尘黑汉兵屯在轮台北。

下一篇:轮台歌奉送封大夫出师西征